自然古雅结体内敛,谭延闿颜体书法

伊秉绶隶书为汉碑中雄伟古朴的一类,伊秉绶写隶书有着愈大愈壮,气势恢宏的特点,笔画平直,分布均匀,四边充实,方严整饬。因受衡方碑影响,以篆笔做隶,墨沉笔实,醇古壮伟,为清代碑学中的隶书中兴的代表人物之一,被誉为乾嘉八隶之首,他的隶书与擅长篆书的邓石如,并称南伊北邓。

谭延闿书法师颜鲁公,楷书点如坠石,横如夏云,钩如屈金,戈如发弩,竖画多用悬针法,起笔沉着稳重,顿挫有力,使人感到貌丰骨劲,味厚神藏,书法结体宽博,顾盼自雄,一洗清初书坛姿媚之态。谭延闿行书功底深厚,变化灵巧,笔笔中锋,笔锋于纸能藏锋力透,有大气磅礴之势。      谭延闿书法,有种大权在握的气象,结体宽博,笔力饱满,顾盼自雄,大有睥睨天下之霸气。是继清代钱沣之后又一个写颜体的大家,早在上世纪初就已名震遐迩。从民国至今,写颜体的人没有比谭延闿更能胜者。其有民国颜体第一人的美誉。谭延闿书法可以说一生基本都在攻颜真卿楷书。楷书是能显示真功夫的,一点一画,稍有偏差,一望便知。

鲁迅书法作品笔力沉稳,自然古雅,结体内敛而不张扬,线条含蓄而有风致,即便是略长篇的书稿尺赎,也照样是首尾一致,形神不散。鲁迅书法结体紧密,线条厚实而稳扎,在放大之后精神宛在,仍无涣散之态。

    伊秉绶书法在四体书篆书、隶书、楷书、草书中,尤以隶书最为突出,独具个性特色:笔画平直,分布均匀,四边充实,方严整饬,有强烈的装饰之意趣,雄冠清代。伊秉绶受“衡方碑”影响,以篆笔做隶所开辟的隶书新书法,是继邓石如之后,又一个以隶书称雄天下,他笔下的线段形式在书史上可算是“无中生有”的创造,风格具有大家风范,足以名垂书史。

图片 1

    鲁迅书法字笔力沉稳,自然古雅,结体内敛而不张扬,线条含蓄而有风致,即便是略长篇的书稿尺赎,也照样是首尾一致,形神不散。深厚的学养在不经意之间,已洋溢在字里行间。或许有许多人还未必将他归于书法家之列,其实更多的是鲁迅先生自己的不愿意,然只要说起文人书法,稍懂一点的都知道,鲁迅书法是最具代表性的了。赏读鲁迅书法,在你不知不觉的时候,书卷气已经扑面而来。       世人所熟知的鲁迅是伟大思想家和文学家,其在书法上也有着深厚的造诣,鲁迅先生的书法,古雅厚重,文人气十足。无论是精心书写的对联,还是即兴书写书写的手稿、书信,都大有可观。因为鲁迅书法结体紧密,线条厚实而稳扎,在放大之后精神宛在,仍无涣散之态。国内的许多报刊题头,各大文化馆、电影院以及学校等,均喜集鲁迅字体放大制成招牌,一时“鲁迅体”和“郭体”一样,风靡全国。然而作为以个性见长的文人书法,被运用得太滥终究不是好事,尤其是不讲道理地单一抽出来作毫无生命的硬性组合,这似乎也违背了文人书法以欣赏书卷气和性情为第一要义的宗旨。

图片 2

谭延闿书法欣赏1

图片 3

伊秉绶书法作品欣赏01

    谭延闿书法以颜体楷书誉满天下。其书主要学颜真卿的《麻姑仙坛记》,一生临写不下二百余通,反复研摩,深得颜书之精髓。奇十有论者谓其临池一丝不苟:“撇”必搓而后出锋,劲挺利落;“竖’必停而后下注,有如悬针;“捺’则厚朴端重;“点’则沉如坠石,尽得雍容挺拔之旨。可见其下笔已有炉火纯青、出神人化之境。

鲁迅书法作品欣赏

    在汉碑研究及隶书创作中,伊秉绶的隶书方正、奇肆、姿纵、齐整与参差结合,平滑与迟涩裕配,最终构成了充实宽博、气势雄浑的艺术格调。由于清代书坛大量碑版的出土,从而使得衰落了几千年的篆隶书法及篆刻艺术重放异彩。

    谭延闿书写的颜字,以《麻姑》为底子,早年又受刘石庵影响,中年结合钱南园、何子贞、翁松禅数家,后再参以东坡、米芾笔法,所以其书雄健浑穆,锋藏力透,线条丰满而不臃肿,生辣而不失圆润,风神萧散,含蓄清雅。所谓“真颜不肥,真欧不瘦”,在谭延闿的笔下,确实可领略“真颜”之一斑。

    鲁迅除读书写作外,他的艺术兴趣相当广泛,于金石书画、汉画像石、古钱币、古砖砚、木刻版画等方面的收藏皆有所嗜。鲁迅先生尤其是在金石碑拓的研究和收藏上不计工本、不遗余力。也对书法、美术有着极高的鉴赏力,对篆、隶、章草等各种书体,均可熟练掌握。这也是因他早年在日本时,从章太炎先生听文字学,每天下班则躲进书屋长时间地抄写古碑,并热衷于搜寻碑帖拓片,不断地描摹整理。为后来奠定了基础。鲁迅在他读书兴趣很浓的时候,就有兴致的会将篆隶意的字参杂于行书之中,显得浑然一体,趣味横生。

    伊秉绶的书法融汇秦汉碑版,以篆笔做隶,笔画粗细大致均等,古朴浑厚,墨沉笔实,醇古壮伟,有庙堂之气。汉魏碑版有种苍茫劲健的古穆气息,伊秉绶也写出了汉碑其中的原汁原味。人们非常贴切形容其隶书大智若愚、大巧若拙来概括。古今评者所谓其善写隶书大字“愈大愈壮,气势恢宏”的特点比较明显,评其诸隶书作品多有“方严、奇肆、宽博、恣纵”的特点。

图片 4

    鲁迅先生虽然他在书法艺术上有着极高的修养识见和水准,但他对自己的字并不看重,无意作书家,他较欣赏的倒是弘一法师乃至好友陈师曾和乔大壮的书法。他曾托日本好友内山君“乞得弘一上人书一纸”;他的第一本译著《域外小说集》,即请陈师曾为之封面题签,而北京“老虎尾巴”书房内的一副“望掩磁而勿迫,恐鹤鸡之先鸣”对联,则是请时年才二十出头的乔大壮书写,可见当时对这些朋友之推重。而遇上自己真正的好友向他求字,虽也在所不惜,但却相当低调。

图片 5

谭延闿书法作品欣赏2

    鲁迅先生是一位终身都以毛笔为工具的学者(尽管他那时已有了自来水笔),除了书稿、尺犊外。日记、著译和抄校稿以及日用记账等均以毛笔小楷书录,而且他用的笔墨也不甚讲究,最经济便宜的“金不换”即是他的常用墨了。他一生留下了大量的墨迹存稿,其中以鲁迅书法作品形式的则占相当少的一部分,这类墨迹以鲁迅定居上海的十年里最为丰瞻,大多是应友人之求或朋友之间诗联唱和之作。       鲁迅先生是伟大的思想家和文学家,是中国新文学运动的奠基者,五四新文化运动的伟大旗手,他也是东北大学的第一位外国留学生,也是当时仙台唯一的中国留学生。在仙台给鲁迅影响最大的是解剖学老师藤野严九郎。在周作人所著的《鲁迅的青年时代》和许寿裳所著的《亡友鲁迅印象记》两部书中。鲁迅先生本想通过医学将中国人身体变得强健,但后来鲁迅弃医从文,觉得精神上的麻木比身体上的虚弱更加可怕,希望用文学改造中国人的“国民劣根性”。这也是他在《藤野先生》一文中提及此事,说因为看了一部电影所延伸的想法。

伊秉绶书法作品欣赏02

    颜真卿楷书自从被米南宫批判之后,一直不很被重视,宋、元、明三代没有一个善于写颜体的大家,都不出众,清初基本上是董其昌书法的天下。直到清中叶刘石庵以及后来钱沣、何绍基、翁同龢等出,颜真卿楷书才始得到复兴。但清代书家多数还是写行草书,篆隶也颇有好手,只是规规矩矩的楷书尚不多见。钱沣是一时名家了,学颜字得其神趣,气象浑穆。但横平竖直处时显板硬,不若鲁公之灵妙。即使如此,同时代及后世,楷书领域内,钱沣也是罕有其匹的。

    有一天,在上课时,教室里放映的片子里一个被说成是俄国侦探的中国人,即将被手持钢刀的日本士兵砍头示众,而许多站在周围观看的中国人,虽然和日本人一样身强体壮,但个个无动于衷,脸上是麻木的神情。这时身边一名日本学生说:“看这些中国人麻木的样子,就知道中国一定会灭亡!”鲁迅听到这话忽地站起来向那说话的日本人投去两道威严不屈的目光,昂首挺胸地走出了教室。他的心里像大海一样汹涌澎湃。一个被五花大绑的中国人,一群麻木不仁的看客一一在脑海闪过,鲁迅想到如果中国人的思想不觉悟,即使治好了他们的病,也只是做毫无意义的示众材料和看客。现在中国最需要的是改变人们的精神面貌。

    伊秉绶用笔劲健沉着,极富疏密聚散之变化,于道劲之中别具姿媚。在笔画形态上,他与传统汉隶的书写方法有着很大的差异,其简化了汉隶线条丰富的节律和汉隶横画一波三折、蚕头雁尾的动感,线条在他的笔下简单化了,在以基本没有粗细变化的、平直雄壮的笔画加以塑造,这种朴厚单一的中锋线条犯了书法上是一大忌,弄不好就会被讥讽为“布如算子”,但伊秉绶的线条给人在视觉上,感觉到传递着朴拙、厚质、愚笨和憨厚的信息。他的字内架构与字外空间精心策划,长短参差的并行线条,增强了字内空间的可读性与趣味性。大小错落的外部空间所体现的变化,弥补了单一线条的时间节律。

    谭延闿的行书是将刘石庵与钱南园相互熔于一炉。其点画之丰满圆润、挥洒从容乃似石庵,而浑健苍劲,体势阔疏朗,气势夺人处又似钱南园。谭延闿是进士出身,入翰林院,有很高的学养。能巧妙地从前人书中吸收营养,从而形成了自己宽博温厚、含蕴性灵、雄健开阔的韵致。此谓百学不能至也。

    在日本留学期间,鲁迅先生初步形成了他的世界观和人生观。鲁迅阅读了大量的外国文学和社会科学方面的著作,开拓了视野,为以后的文学创作奠定了基础,特别是严复翻译的英国人赫胥黎著的《天演论》,更给予鲁迅以深刻的影响。《天演论》是介绍达尔文的进化论学说的一部著作,这使鲁迅认识到现实世界并不是和谐完美的,而是充满了激烈的竞争。一个人,一个民族,要想生存,要想发展,就要有自立、自主、自强的精神。不能甘受命运的摆布,不能任凭强者欺凌。

图片 6

图片 7

   鲁迅先生在《新青年》杂志上首次以“鲁迅”为笔名发表了文学史上第一篇白话小说《狂人日记》,成了中国现代文学史的开山之作,它奠定了新文化运动,推进了现代文学的发展。这篇小说,大胆揭露了人吃人的封建理念,向沉滞落后的中国社会发出了“从来如此,便对么?”的严厉质问,大声疾呼:“救救孩子!”鲁迅所作的《野草》中的散文诗则呈现出迷离恍惚、奇诡幻美的意境,它们像一团团情绪的云气,在空中旋转飘荡,变幻出各种意想不到的形状。鲁迅内在的苦闷,化为了梦,化为了超世间的想象,使《野草》成了中国现代主义文学中。

伊秉绶书法作品欣赏03

谭延闿书法欣赏3

    许多人读鲁迅杂文,见他笔锋犀利,一身傲骨,对“怨敌”也“一个都不宽恕”,直观的以为他的性格也是刚烈严肃有余,轻松温情不足,其实不然,鲁迅倒是一个非常多情而具有幽默感的宽厚长者,虽然在他的杂文中我们难以体会,而在他的笔墨间却能轻易地看出来。读鲁迅先生的书法作品,你总能觉得有一种脉脉的温情,沉着隽永,意味深长。这其实和他幽默智慧的文人性情大有关联,鲁迅的儿子海婴曾天真地问:“爸爸能不能吃?”鲁迅则俏皮地答道:“要吃也可以,但自然是不吃的好。”当某些文人指责他对海婴过于溺爱时,鲁迅则以一首《答客消》加以回击:“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知否兴风狂啸者,回眸时看小放冤。”体现了他温厚性情的一个侧面。

    在结体上,汉隶结构有着扁平的特点,但在伊秉绶手上却没有体现出这个特点,只剩下粗木搭房式的笨拙造型。他的这一笨拙造型几乎到了极限,几近于后世的装饰美术字。在笔划上,伊秉绶隶书与传统汉隶有很大的差异:他省去了横画的一波三折和蚕头雁尾,代之以粗细变化、甚至几乎没有变化的直线。于是,他以建筑般的结构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在政坛上游走的谭延闿,尽管政务繁忙,平日稍有闲暇,便挥翰临帖,须臾未有懈怠,书法是他一生的最大爱好。谭延闿善诗联,擘窠榜书、蝇头小楷均极精妙。书法作品兼有艺术和文物双重价值,国内民间所藏多集中于湖南。民国书法家谭延闿的真,于右任的草,吴稚晖的篆和胡汉民的隶,有“真草篆隶四大家”之称。这四人均为国民党的元老级人物,且也都是活跃于政坛的顶尖文人。

    一九六一年前,为纪念鲁迅先生诞辰八十周年而出版《鲁迅诗稿》(影印本)时,郭沫若在三百来字的序言中有几句评语精辟而极有见地:“鲁迅先生亦无心作书家,所遗手迹,自成风格。融汇篆隶于一炉,听任心腕之交应,朴质而不拘挛,洒脱而有法度。远逾宋唐,直攀魏晋。世人宝之,非因人而贵也。”老舍也曾说过:“看看《鲁迅全集》的目录,大概就没人敢说这不是个渊博的人。可是渊博二字还不是对鲁迅先生的恰好赞同。”可见鲁迅的文学影响很大。

    在汉字的结体上几乎摒弃了一切传统因素的伊秉绶,大胆的设计和对线条的重塑,带有很大的冒险性。把隶书书法的审美意识推到临界点,再越半步就是“雷池”,就会坠入万丈深渊的可能。好在他还是适当的把握住了自己。然而这不是技穷后的造做,也不是为创新而故弄玄虚,而是在深人把握汉隶神髓后的一次新的变异。他所表现的只有一种气魄—种静穆的气魄,犹如一尊尊巨型雕塑聂立在我们的面前,使人产生仰视的感觉,而对此肃然起敬。

图片 8

更多书法作品欣赏

图片 9

谭延闿书法欣赏4

伊秉绶书法作品欣赏04

    谭延闿的书法师鲁公,其楷书“点”如坠石,尽得雍容挺拔之旨。“画”如夏云,“钩”如屈金,戈如发弩,“捺”则厚朴端重,“竖”必停而后下注,多用悬针法,起笔沉着稳重,顿挫有力,使人感到貌丰骨劲,味厚神藏。一洗清初书坛姿媚之态,所不足者,少自家面目。其行书功深厚,变化灵巧,笔笔中锋,笔锋于纸能藏锋力透,有大气磅礴之势。于右任先生每论时人书法时必曰:“谭祖安是有真本领的。”马宗霍评其书云:“祖安早岁仿刘石庵,中年专意钱南园、翁松禅两家,晚参米南宫,骨力雄厚,可谓健笔。”

    伊秉绶洞悉艺术朴素真挚的本质,但又深受儒家审美的影响。于是,一方面,他的隶书和齐白石的篆书一样,笔力扛鼎,雄浑磅礴;另一方面他又气韵收敛,文气十足,异于白石老人的恣肆奔放。如果说他以建筑般的结构取得了空前成功的话,那么,他和欧阳询的楷书则有异曲同工之妙;如果说他以减少用笔动作,将线条单纯化,而取得成功的话,那么,他又和八大山人的风格不谋而合。在学习汉碑、崇尚质朴的书学实践中,有清一代众多书家中,伊秉绶做得更纯粹,气势更宏大。

图片 10

图片 11

谭延闿书法欣赏5

伊秉绶书法作品欣赏05

    谭延闿字祖安、祖庵,号无畏、切斋,湖南茶陵人,曾经任两广督军,三次出任湖南督军兼省长兼湘军总司令,授上将军衔,陆军大元帅。是中国近代史上的风云人物,一九零四年中进士、他二十八岁点翰林,授翰林院编修,后与时偕行,支持立宪;辛亥鼎革,又赞成革命,追随孙中山,后与汪精卫合作,又与蒋介石结盟,直至逝世。且广交游,有“药中甘草”之誉;能治军,曾多次领军征讨,有“翰林将军”之称;善书法,时人以得其只字片纸为荣;喜吟咏,著有《祖盦诗集》、《慈卫室诗草》、《祖盦诗稿》等。

    伊秉绶的隶书与擅长篆书的邓石如,并称“南伊北邓”。 伊秉绶与邓石如在创新的道路上走的不是同一种路。邓石如是以当代的审美思想去改造古人,实现他的笔墨当随时代的理想。而伊秉绶却以古人的思想改造时世,完成了传承上的新的继承。追求古朴,追求“碑”味,在这一点上两个人是相同的,两种不同的方法所取得的效果最后是殊途同归的。

图片 12

    假若伊秉绶不是用他那极具立体效果的线条为前提的话,他把隶书写得这么夸张,与今天的美术字有几分相似,然而,就是这种动作单一的中锋运笔,却塑造出了一种全新的艺术风格。伊秉绶通过线条长短的变化,采用参差错落的并行方式,从而为书法注人了新的活力,达到了一种理性与自然的交融,实现了他创新的愿望。

谭延闿书法欣赏6

图片 13

    谭延闿为人圆融冲和,从不得罪人,有“药中甘草”之称。虽身为高官。他有时甚至还会亲自下厨给厨师示范做菜。有一次谭在厨房不小心切破了手指,他还不服气,换左手用刀操作,结果又伤了右指。第二天,他要发公函给胡汉民,因为谭平日都习惯亲笔拟定函稿,这次双手受伤也依旧坚持这个习惯。可不料这份书札到了胡汉民的手里却引起了胡的注意,胡也是位书法高手,他似乎发觉谭的书风有了细微变化,凝重之间忽然生出一股轻灵飞扬之态,不知又是吸取了哪家古人的碑帖。正纳闷揣摩时,不想谭的秘书却道出了原委,胡汉民哑然失笑,忿然道:“我还当他练了什么新本事,原来只是切伤了手。”这段故事听似更像一则笑话,然而却道出了艺术的“生”与“熟”之间,确实包含着如板桥先生所谓“画到生时是熟时”的哲理。

伊秉绶书法作品欣赏06

图片 14

      伊秉绶(1754一1815年),字组似,号墨卿、默庵,福建汀州(今长汀)人,人称“伊汀州”,与邓石如同为“启碑法之门的开山鼻祖”。出身宦官之家的他在乾隆五十四年进士,历任刑部主事,后擢员外郎。嘉庆四年任惠州知府,因与其直属长官、两广总督吉庆发生争执,被谪戍军台,诏雪后又升为扬州知府。其从中受大学士朱珪的赏识与纪晓岚的器重,拜纪为师,又拜当时最负盛名的书法家刘墉为师学书法。他为官清廉,勤政爱民。《芜城怀旧录》称赞他说:“扬州太守代有名贤,清乾嘉时,汀州伊墨卿太守为最著,风流文采,惠政及民,与欧阳永叔、苏东坡先后媲美,乡人士称道不衰,奉祀之贤祠载酒堂。

谭延闿书法作品欣赏7

    伊秉绶善书,兼喜绘画(擅画山水和梅竹)、篆刻,亦工诗文。他的一些隶书联的特点:有着严格的中锋行笔,藏头护尾,法度森然,其笔画粗细大致均等。圆润率直,是地道的篆、籀笔意,结体左右平均匀称。他的隶书,善用浓墨,墨色柔润,乌亮如漆,笔划光洁精到,此五言联,其笔力雄健,中画沉厚挺拔,融合了《郙阁颂》、《张迁碑》、《衡方碑》等汉隶名碑的优点,形成了自己严而不刻板,凝重而有韵致,夸张而合情理的隶书风格。

    谭延闿年少时即聪颖过人,其父谭钟麟为咸丰进士,曾任陕西巡抚和陕甘、闽浙、两广总督等职。谭延闿排行第三,五岁人私塾,其时父亲命日课数页大小楷书,并规定三日要做一篇文,五日要做一首诗。在父亲的严格督导下,十来岁的谭延闿便崭露头角,无论写字还是作文,均显示出他不凡的才情。父亲的好友翁同龢也不禁赞其为“奇才”,并在致其父亲的信中日:“三令郎伟器也,笔力殆可扛晶。”谭延闿还有一个弟弟谭泽闿,即《文汇报》的刊头题书者。兄弟俩幼承家学,都以写一手颜真卿书法著称于世,可谓罕有其匹。

本文由js8金沙网站发布于书法,转载请注明出处:自然古雅结体内敛,谭延闿颜体书法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