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菲奇画廊作品壁纸,从富二代到玩儿鹰的圣人

图片 1

 

 

周末了,发几张适合手机屏幕的乌菲奇美术馆壁纸吧,面对它们,任何言语都是无力的,只能像题图里那位女子一样,摊手,问天。

图片 2《碧翠丝》,但丁·加布里埃尔·罗塞蒂,约1864-1870年,布面油画,伦敦泰特美术馆

在比利时的根特(Ghent)、列日(Liège)、布拉班特(Brabant),还有荷兰的哈勒姆(Haarlem)地区,有一个圣人,名字是:圣巴夫(Saint Bavon),还有人叫他“根特的巴夫(Bavo of Ghent)”,西文中又被称为 Bavon, Allowin, Bavonius 以及 Baaf。他生于622年,死于659年,是罗马天主教和东正教的圣人。

《花神》 by 提香

这是梦吗?还是幻觉?

在少数以他为主题的绘画中,有两个特征可以很容易地把他辨识出来:右手的剑和左手的鹰,他是训鹰术的守护圣。

图片 3

她坐在那里,表情出神,似乎是某种狂喜的状态,双唇微启,像是等着神父放入那一片薄薄的、洁白的圣餐。她的衣服外面是春天的草绿,如同生命,让人想起春雨、朝露和希望哺育的爱情。可里面是冬日的灰暗和哀愁,甚至,是死亡。

图片 4

《托莱多的埃莱奥诺拉肖像》 by 布隆奇诺

她的脸色是死人一样的,不是有个词叫“面如死灰”?

下面这张是十五世纪超现实主义大师博施画的圣巴夫。

图片 5

实际上,她,这个叫碧翠丝的女子,是已经死了。

图片 6

《圣母子与天使》 by 菲利波·利比

后面那红衣天使,象征爱情,她的手里有一团火光,像心脏一样跳动、闪耀,那是碧翠丝的灵魂。但丁只能远远望着,看着爱的天使带着自己的爱人,在佛罗伦萨老桥的那边,转身远行。他身边的日冕,指向九点。1290年6月9日9时,就是碧翠丝离开人世的时间,时年25岁。

不过,从玩儿鹰这件事上,也能看出他的出身不一般。提笼架鸟儿,那可不是贫苦百姓泥腿子能玩儿得起的。

图片 7

画面中女子的模特原型也已经死了,她叫伊丽莎白·茜达尔,是英国拉斐尔前派画家但丁·罗塞蒂的妻子、一生挚爱,去世时32岁。一只红鸽子,衔一朵白罂粟,停在她的左手上。鸽子本来象征“圣灵”,或者象征纯洁的爱情,而且应该是白色的,但在这里,红鸽子却是死亡的使者——茜达尔是因鸦片服食过量而亡。

年轻时的巴夫,是布拉班特的一个贵族二代,放荡不羁。他有一段政治婚姻,育有一女。后来妻子去世,巴夫听到当地名主教阿曼达斯(Saint Amandus)的布道,突然醒悟到财富的空虚,于是散尽万贯家财,扶贫济困,然后就跟着阿曼达斯去他的修道院皈依了基督教,并追随他在法国和佛兰德斯地区到处巡游传教。

《金翅雀圣母》by 拉斐尔

生命,不是死亡的反义词,爱情才是。仇恨、或者冷漠,不是爱情的反义词,死亡才是。

有一天,巴夫在一个小镇上看到一个人,似曾相识,突然,他想起来:这人曾经被我卖为农奴。怀着深重的负罪感,他让那人用锁链拷上自己,带到了当地的牢狱中。

图片 8

只有在爱情中,在灵与肉的颤抖中,我们才能获得生命的巅峰体验,这种体验让我们忘记死亡,却又隐隐畏惧:一旦死亡降临,我们就再也不能体会爱情!

人生的最后时光里,巴夫选择树洞和动物的巢穴作为自己的居所,37岁时离开人世。

《查理五世肖像》by 安东尼·凡·代克

难怪经典爱情的悲剧电影,总要以死亡作为结尾,直到最后泛滥在韩剧中,

回想一下,在各个宗教中,像巴夫这样,前半生享尽荣华富贵,后半生传教赎罪的人还真不少。

图片 9

夜的最初三小时已逝去

每颗星星都照耀着我们

我的爱情来的多么突然

至今想起仍震撼我心魂

我觉得爱神正酣畅,此刻她

手里捧着我的心;臂弯里

还睡着我轻纱笼罩的情人

他唤醒她,她颤抖着驯服地

从他手上吃下我燃烧的心

我望着爱神离开,满脸泪痕

——但丁·《新生》

基督教里还有阿西西的圣方济,佛教的创始人释迦摩尼曾贵为王子,高僧鸠摩罗什的父亲是天竺贵族,母亲是龟兹国王的妹妹。

《圣约翰与圣方济》by 埃尔·格列柯

说明:这是填坑帖,继续之前“西方绘画常见主题”系列。按照字母排序,今天的是Beatrice。

文学作品中,托尔斯泰的《复活》中,主角聂赫留朵夫曾为贵族,后来心中充满道德挣扎;更不要说我们红楼一梦中的贾宝玉了。

图片 10

过往介绍过的常见主题:

也许,只有见过什么叫大富大贵,才能真正理解什么是空幻虚无?

《乌尔比诺公爵夫人肖像》by 皮埃罗·德拉·弗朗切斯科

  • 从阿基里斯到审判通奸妇人
  • 特洛伊英雄,以及被钳去咪咪的女圣徒
  • 海神的老婆、耶稣的第一个门徒,迷倒众人的公主
  • 怀上神的孩子,啪,还是不啪,这是个问题
  • 从面对欲望诱惑的圣人,到保佑你牙痛的女子
  • 蜘蛛精、桃花源、金苹果
  • 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泰坦,以泪洗面的黎明女神
  • 诗与远方之神:酒神巴库斯
  • 保佑建筑师的圣女,人皮上的米神自画像

在人生末年之时,伦勃朗曾经画过一幅圣巴夫的肖像。

本文由js8金沙网站发布于收藏拍卖,转载请注明出处:乌菲奇画廊作品壁纸,从富二代到玩儿鹰的圣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