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型田黄石匿迹20余年突亮相,风头正劲的辽宁书

西太后在颐和园内画像。在颐和园清华轩院内,有一件美术作品--慈禧全身的油画像。此画高2.23米,宽1.42米,画像上写“大清国慈禧皇太后”。左下方有“hubertvos”,并署汉文铭款“华士·胡博恭绘”,此画家是荷兰著名女画家。她为慈禧画了两幅肖像,另一幅现藏于美国福格美术馆。此外,还有一位为慈禧画过油画肖像的女画家,美国人卡尔小姐。她为慈禧画了四幅肖像。据有关资料记载,清末时候,一些西方国家的政要人物,为加强和清朝政府的联系,讨好掌握实权的慈禧太后,曾通过各种渠道招一些画家来中国,想为西太后画一张大的油画像。他们说出的理由是:世界各国都传说中国的慈禧太后办事凶狠,面目狰狞,非一般女子。而我们这些外国人来后曾亲身与皇太后接触,感到皇太后并非像国外所传,而是一位非常亲善和蔼华贵高尚之女性,如能有一张皇太后的油画像在国外让人观瞻,肯定能消除那些言传,这时维护皇太后声誉是会有好处的。西太后得知此事后,审度再三,虽有难言之苦,但最后还是同意接待由外国人推荐的女画家为她画像。这样就打破祖宗惯例,允许洋人进宫,专设画室,慈禧出坐,供女画师们“临摹”。油画艺术,在欧美一些国家有较长历史,我国在乾隆时期,虽然有一些外国画家在宫廷供事,但他们大多数是以学习中国绘画技法为主,适合融合一些西方画派的技巧,而真正以典型油画而创作的作品并不多见。本世纪初以来,在徐悲鸿等一批美术家的努力下,油画这门西方艺术才开始在中国落户。慈禧决定请洋画师入宫画像,成为当时的一件新闻,国人外人都议论,赞成者有之,不同意者也有之。荷兰女画家华士·胡博入宫为慈禧画像的资料现掌握不多,美国女画家卡尔入宫为慈禧太后画像的记载确倒比较详细。光绪二十九年,美国驻华公使康格的夫人,向西太后推荐美国女画家卡尔入宫为画像。据卡尔回忆,她在宫中受到慈禧太后的热情欢迎,每次见面都视为上宾,她对慈禧印象最深的是,慈禧在宫中有绝对权威。“其威严之容,有足使人震慑至不可方物之魔力”,“能使大小百官俯伏于宝座之下”。无论大小官员或宫女太监,只要一提皇太后就会百恭万顺,不敢有半点疏忽。有一次在画像时,卡尔说从美国带来的画架太小了,在宫中用起来不应手,去了一趟市场又没买到。西太后听后要她画一个尺寸和样式制作的画架已出现在她的面前。她告诉皇太后这副画架非常好。第三天,在她的画室里又出现了五副大小稍有区别的画架。卡尔说有一个就够了,何必要这么多。宫监告诉她,这是宫中规矩,只要是皇太后交办的事,先做一个,如满意,接着再做五个以留备用。她对慈禧另一个印象较深的是看上去不象七十多岁的人,而像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她说慈禧机智,有应变之才,记忆力极强。不管什么事情,只要说过见过一次,她就会记得很清楚。中国的好多古典文学作品她都能“背诵”。在批阅奏章时,对大臣们提出的各种典故的历史依据,她都能只悟运用,立即批阅办理。有一次游昆明湖时,太监把一份奏折急急忙忙地送到船上,人们一看,准是大事急事,而慈禧看后,立即挥毫处理,乘船观景的雅兴不减。在卡尔看来,作为一个女人,能够管理如此一个大国,实在是不容易。在卡尔为慈禧画像的日子里,最使卡尔伤脑筋的是时间太少。慈禧每次出坐的时间不能太久,而且次数有限。出坐一次后很久不能再出坐。有时让其他人代坐,但面部形象就很难替代了。由于这些原因,卡尔在颐和园住了八、九个月,才为慈禧画了几幅油画。有慈禧穿宫装坐在宝坐上的;有慈禧穿便装和她的两只爱犬在一起的。可惜,卡尔的作品均未留在颐和园。现在颐和园的慈禧画像,色泽艳丽,色调明快,颇见作者的功夫之深。但脸部的阴面和阳面光调反差小了些,缺少油画特色。据说作画时并非如此,只是宫中有人提出,皇太后的脸不能一半明一半暗,好似阴阳脸。作者听了提醒之后才心不由衷地改成这个样子。华士·胡博女士是何时来华做画的,尚未见到准确记载,只知道她是荷兰国林堡省人,从小就学习绘画。成年后曾出国到亚洲、美洲一些国家。1988年,荷兰林堡省的柯可恩和马恩博两位副省长专程来颐和园,观看了华士·胡博为慈禧画的像,他们把这件事看作是中荷两国文化交流的一种表现。同年,颐和园管理处就此幅油画像邀请在京的著名艺术家和史学工作者座谈,大家对此幅油画的艺术价值及在美术史上应有的价值给予了充分的肯定。

2006年春天的中国艺术品市场似乎对辽宁的艺术家格外垂青,在刚刚结束的北京荣宝2006年春季大型拍卖会上,辽宁艺术家们的作品大受青睐,成为该拍卖会上最大的赢家。 幺氏兄弟:风正一帆悬 幺喜龙、幺喜江兄弟是沈阳市著名书画家。在“荣宝2006春季大型艺术品拍卖会”上,幺喜龙、幺喜江兄弟的书画作品分别以33万元和4.4万元的价格拍出。兄弟俩的作品同时上拍卖会,又同时以高价拍出,堪称书画界的佳话。 幺喜龙现任市文史馆副馆长、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国家一级美术师,是目前在国内外颇有影响的著名书法家。自2003年起,他的书法作品就开始为国内书画艺术品市场所关注,他的作品在荣宝拍卖行的拍出率达到了百分之百。在2005年6月北京荣宝书画精品拍卖会上,幺喜龙创作的书法长卷《唐诗三百首》以人民币77万元顺利拍出;2005年11月27日,幺喜龙创作的书法长卷《书谱》,在北京荣宝2005秋季大型拍卖会上,以人民币20.9万元的价格拍出。这次在“荣宝2006春季大型艺术品拍卖会”上,他的标号为666号的草书作品《孙子兵法》刚一露面,就引发了买家的竞争。这卷《孙子兵法》是幺喜龙新近创作的手卷,水墨绢本,长约60米,与以往的作品相比,这部作品有了明显的变化,笔调的起承转合刚劲中略有娟秀,气韵更加生动,由大开大合向内敛内收转化,近人的书意越来越浓,颇有随意挥洒皆天成的韵味。《孙子兵法》的起拍价为20万元,此价格刚一喊出,就被竞价者直接加到了28万元,经过数轮的加价,最后以33万元的总价成交。为今年以来当代书法作品拍卖的最高价。 幺喜江现任沈阳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为国家一级美术师,他的山水画创作近年来在国内书画界影响日益加大,北京的评论界对他的评价越来越高,尤其是从北京荣宝斋书画高级进修班毕业后笔力与见识大增,近一二年来的创作更是引人注目。本次拍卖会上,他的标号为693号拍品的设色山水《山色空濛》由于笔力雄奇、老到遒劲,古风盎然而受到买家的青睐,最后以4.4万元的价格成交。 辽宁油画:一览众山小 在“荣宝2006春季大型艺术品拍卖会”上,辽宁油画不但大获全胜,而且还创下了中国当代油画成交价的最新纪录。 辽宁画院广廷渤现任美国油画家协会会员,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美协辽宁分会理事。辽宁油画艺术研究会会长,辽宁省政协委员。他的油画《钢水·汗水》20多年来,一直是中国美术馆的镇馆之宝之一。作为20世纪80年代的超级作品,几乎每一次展出,它都是会和罗中立的《父亲》放在一起,陈列于中国美术馆最显赫的位置。显然,由中国美术馆收藏的作品是不能拿出来拍卖的。但这幅《钢水·汗水》却是中国美术馆那幅著名作品的原稿。如此精美的原稿,据说当初原本就准备送去参展,后来画家听说罗中立在画一幅尺寸更大的《父亲》,就决定另起炉灶,同样画一幅更大的作品。所以这原稿就一直保留下来。现在看来,这幅原稿一点都不逊色藏于中国美术馆那幅,从某种意义上说,甚至更为单纯,更为直接。在此次拍卖会上,《钢水·汗水》引起了巨大轰动,实际成交价竟高达561万元,是本次拍卖会成交价之最。 接下来,辽宁油画的表现同样让人信服。辽宁画院孙国岐创作于上世纪70年代的《邱少云》,成交价77万元;孙国岐、张洪赞于1974年创作的《引来银河水》,是“文革美术”最知名的作品之一。曾被大量印刷并多次出版,成交价为165万元;美术学院教授任梦璋于1989年创作的布面油画《红叶》以27.5万元成交;接下来的两件拍品均为现任鲁迅美术学院名誉院长宋惠民创作的,一为《北方系列———夕照》、一为《鹰系列———秋之韵》,两件作品分别以66万元和14.3万元的成交价拍出。

一块重达1800多克的田黄石,自上世纪80年代被挖掘出来后就销声匿迹,不见踪影。直到昨天,这块已被雕刻成一件名为《罗汉洗象》的大型田黄石摆件,在北京友谊商店四层当代艺术家长廊才首次公开亮相。 这件田黄石圆雕作品《罗汉洗象》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郭功森遗作,刻画了几位罗汉共同为大象洗浴的场景。这件作品的主人、香港收藏家郑先生告诉记者,1984年,在田黄石产地福建寿山的一个小村子里,这块绝世罕见的重达1800多克的大型田黄石刚一被挖掘出来就被他买下,后来他找到工艺美术大师林文举进行创作,结果创作的薄意雕作品效果不好,于是他又找到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当时已70岁高龄的郭功森老人,进行二次创作,郭大师一改常人采取薄雕、浮雕,尽量保持原石重量的手法,大胆采用圆雕,刻除了近一半原料,完成了《罗汉洗象》。据了解,目前该作品重1036克,价值近2000万元。 除《罗汉洗象》外,当代艺术家长廊还展出了从我国香港、台湾地区及东南亚等国回流的200件珍贵田黄石和300多件寿山石雕刻艺术品,总价值近2亿元。

本文由js8金沙网站发布于收藏拍卖,转载请注明出处:巨型田黄石匿迹20余年突亮相,风头正劲的辽宁书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