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报告显示,藏家应对艺术转向的策略

在即将于9月17日举行的美国波士顿SKINNER拍卖会上,有一件拍品格外引人注目,这件拍品即是编号96、有着瓷母之称的清朝乾隆年间大瓷瓶。据介绍,该拍品高34.375英寸(约合87.3厘米),为通运公司(Ton-Ying Company)旧藏,拍前估价为15万至25万美元。

艺术需要顶尖赞助人的扶持和推动,藏家在收藏时难免有资产配置的动机,最初的中国当代艺术更多是在西方的艺术系统作用下而发展,而几个西方重要的中国艺术推动者后来的表现却令人心有余悸。如冠以永久收藏,支持艺术的仕丹莱收藏在2007年把200多件中国当代艺术藏品转手卖给纽约艺术经理人威廉阿奎维拉,其中的108件藏品构成了2008年在香港苏富比举办的仕丹莱专场。而收藏家查理斯萨奇虽然于2008年切尔西新馆举办了热捧中国当代艺术家的大展革命在继续,但他却在2009年按照以往以旧换新的习惯,在香港举办的萨奇专场拍卖会上,将180件中国当代艺术转手他人。加之2010年起,尤伦斯夫妇逐步以多个私人专场清空手上的中国艺术藏品。西方藏家在中国艺术界的形象有些崩塌了,导向作用也在逐渐失去,但他们对中国艺术界的引领和教育,以及他们在艺术市场的成功运作,培育出了生长在中国本土的后继者,一群有着明确、独立的收藏理念的本土当代艺术藏家,在近些年吸纳各种渠道出现的重要作品,开始试图建构符合中国自身语义的当代艺术收藏体系,这个群体真正具有推动力的人数虽然并不很多,却加速了以中国藏家为主体的当代艺术市场的形成。

今春楼市明显量价齐跌、股市否极泰来终迎小牛,而同为国内高净值人群热门投资工具的艺术品,市场表现如何?根据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日前发布的《2014春中国艺术拍卖市场调查报告》显示,今春整个艺术品市场实现成交总额近300亿元人民币,同比2013年春有11%的上升。

人们通常所指的瓷母,是指清朝乾隆年间烧制的一件86厘米高的各种釉彩大瓶。这件各种釉彩大瓶集10多种高低温釉、彩于一身,而且各种釉、彩均发色纯正,如此复杂的工艺只有在全面掌握各种釉、彩化学性能的情况下才能顺利完成,因此它博得了瓷母之美称。如今,它被保存在北京故宫博物院中,供人们欣赏。

艺术市场每一次重要节点的出现,都是对艺术家和收藏家的淘洗和考验。2014年的春拍,北京保利、北京匡时、上海泓盛分别策划了三场中国当代艺术重要私人收藏专场拍卖,系出名门的拍卖标的掀起了一阵市场波澜。这场以私藏为名的优品出仓,对藏家释货的动机有着各种猜测。

记者记者仔细分析报告披露的数据发现,与2013年秋相比,今春艺术品市场总体延续调整的态势无明显变化,藏家投资观念从盲目向理性转变的现象却越来越普遍,由此倒逼市场在产品等级规模、板块结构调整等方面,开始发生微妙变化。

即将在美国上拍的瓷瓶,与故宫的各种釉彩大瓶颇为相似。在施以各色釉的瓶身上配以螭耳,其上有12幅长方形开光,,内绘粉彩吉祥图案,其中6幅为写实图画,分别为三阳开泰、吉庆有余、丹凤朝阳、太平有象、仙山琼阁、博古九鼎,另外6幅则为蝙蝠、如意、万字、螭龙、灵芝、花卉等吉祥图案。该拍品曾经过修复,局部出现裂缝和划痕。

出货原因各不相同

数据

曾收藏这件瓷瓶的通运公司,是卢芹斋在1903年与张静江、李煜瀛等合作创立的,随后该公司成为了古玩界响当当的品牌。正如东方网采访部副总监方翔所说,此次来源于他们的旧藏无疑大有看头。

在春拍三场重要私藏专场中,最高调宣传的是资深藏家张锐的私人收藏专场,他拿出了自己收藏体系中最重要的作品--来自张晓刚、方力均、岳敏君、王广义、王兴伟、周春芽、罗中立、赵半狄的八幅早年重要创作,某种意义上也相当于以易手的方式退出了当代艺术重要收藏的体系。

结构调整书画份额下降

编辑:江兵

张锐对于作品是极其吝啬的,甚至是小气的,据我所知也从来没有这样的拍卖过。张锐多年的好友、著名收藏家唐炬在采访中说道。这样的疑问也是业内人士所关注的,尤其是在市场还处在调整时期,这并不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出货时机。对此张锐显然并不以为然,他说:如果有能力我一定会把这些作品宣传好、保护好,但现在,我已经从重要的藏家队伍当中迫不得已的退出了,所以这是一个很大的遗憾。而对于拍卖时机我并不在乎,原来我是准备把这些作品捐出去的,事实上它最后的拍卖结果已经跟我原来的初衷发生了变化。

经历2013年的反复行情后,业内对2014年春拍寄予厚望,希望迎来艺术品市场的真正回暖。不过,宏观经济环境今春似乎并未为实现这一梦想创造有利条件,流动性紧张的局面直到各大拍卖企业进入收官阶段,仍然没有得到缓解。

2012年,张锐经历了人生最大的一次低谷,一年半的牢狱之灾之后,张锐和太太达成了一些共识,对家庭的资产做一些置换,这种财富置换基于对家庭成员的尊重,同时也是张锐个人收藏体系的重新建立。

记者记者采访的多位拍卖界人士均表示,市场资金紧缺是今春各地面临的普遍性问题。尽管如此,上半年最终形成的市场规模同比2013年春拍略有提升。

北京匡时拍卖油画雕塑部总经理谢扬在谈到张锐私藏专场的设置时就表示,张锐曾在当代艺术市场井喷时期买进这批作品,属于当时的天价,但是遗憾的是自己对于继续负担这批作品感到力量有限,所以选择释出这批重要的作品,这也是张锐第一次出售自己的藏品,而他对于拍卖公司定价策略的要求就是底价要低。

根据AMMA数据显示,本拍卖季进入市场的拍卖公司有所增加,拍卖公司与拍卖会的数量延续秋增春减但同比持续增长的态势,分别同比增加了67个和80场;专场数量与上拍数量在2013年回升的基础上继续增加,分别为1560场和309961件;成交量与总成交额结束了2013年春拍的下降趋势,分别回升至16.17%和11.29%。在整体市场成交额回升的情况下,三大主流品类也呈现平稳上升的趋势。

在谈及到本次释出之后个人收藏的动向时,张锐表示这也是他此前就一直在进行的工作:我对未来做了一个10年规划,既然我已不能继续完成购藏和我年岁相当的这些艺术家的重要作品的任务,那么我将把后十年的目标锁定在对未来艺术家的发现、支持及购藏方面,以此作为今后的一个主要方向。

众所周知,中国书画、瓷器杂项、油画及当代艺术三大板块历来占据着国内艺术品拍卖市场绝大部分的市场份额。据统计,今春这三大板块总成交额为268.12亿元人民币,同比去年春拍增幅达10.72%,成交总额占比与去年基本持平,为90.62%。

与张锐略显艰难的抉择不同,深谙市场之道的林明哲及其创办的山艺术文教基金会在本次春拍中快、狠、准的动作则尽显从容。这位被业内人士称为买断了1987至1997年十年中国美术史的台湾藏家某种程度上掌握着伤痕美术以后当代艺术价值评判的话语权,尤其是山艺术基金会收藏的西南地区艺术家如罗中立、程丛林、高小华等艺术家的重要作品,对艺术市场的拉动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从数据来看,市场板块结构调整今春有加剧的趋势。具体而言,中国书画市场份额小幅回缩,瓷杂份额回升,油画及当代艺术逐年扩大。中国书画作为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的主力,2010年春拍以来市场份额基本保持在50%以上。今年春拍,中国书画板块虽然在专场数、上拍数量、成交数量及成交额上依旧持续增加,但成交率及市场份额均同比下降,分别为42%和50.62%,市场主导地位呈弱化趋势,其中京津和港澳台地区书画板块市场份额下降是导致本板块市场份额下降的主要因素。瓷器杂项板块市场份额同比上升13.93%,成交总额为87.18亿元。这一增长主要来自上拍数量和成交规模的扩充。

在2014春拍中,山艺术基金会与北京保利合作推出见证历史--山艺术基金会藏重要当代油画专题拍卖,包括艾轩、程丛林、何多苓、罗中立、庞茂琨等艺术家的十件重要作品。这批作品多为林明哲上世纪80年代大规模吸纳中国内地伤痕、乡土和唯美三大美术流派的作品时获得,期间经过20余年在国内外的展览及拍卖的推广。而这批作品也在山艺术文教基金2012年推出的山川蒙养20年--山艺术文教基金会川美艺术作品收藏展中展出。纵观林明哲的运作,从原始积累,再到宣传推广,直至最终上拍,节奏清晰、法度森严。

油画及当代艺术板块延续2012年春拍以来的发展趋势,市场份额上升,量少价高。在上拍数量和成交数量减少的情况下,成交比率与成交额却同比均有升高,拍品均价也回升至70.24万元/件,增幅40.14%为各板块之最高。

而且这也并不是山艺术基金的第一次专场拍卖,2004年至2005年间,林明哲就曾先后在上海保利和北京翰海推出台湾山艺术文教基金藏品专场拍卖,每次的专场拍卖均在业内引起轰动。林明哲也表示,这次的专场拍卖中几件作品的持有人是山艺术基金的海外董事,选择上拍的原因是想把最好的中国艺术留在国内,但是山艺术基金会对于中国艺术的推动从来没有停止过,包括收藏和推广等。在批量收藏后,我们发现部分收藏作品风格非常类似,所以有时候会适当流通部分藏品,但原则上,让出去一张作品,往往会再买进10多张作品,正因为如此,基金会才能够拥有如此多的藏品,这种以藏养藏的流通也会增加基金会的收藏经费,林明哲表示。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市场依旧在延续调整的态势,与去年相比无本质差别。广东省收藏家协会书画专业委员会常务副主任胡锦雄对记者记者表示,这一态势不仅在拍卖市场上可以觉察到,做画廊的人也一样感同身受。任何行业都不可能一直往上走的,适当的调整是很正常的事。这个市场前些年步伐迈得太快,积累了不少泡沫,必须降降温,接下来才能走更远。

相比于张锐与林明哲略带个人色彩的释货行为,已创立私人美术馆的郑好选择在今春释出藏品则带有更明确的美术馆动机。而且拍品重点也放在了以赵无极、朱德群、陈逸飞为代表的20世纪中国油画作品中,所以虽然同样是以私人专场形式售出,但并未像前两个私人专场一般引起争论。

分析

昊美术馆馆长尹在甲表示,从创立昊美术馆起,郑好先生的收藏从原来个人爱好与趣味,更多转向为美术馆建立体系。尹在甲说:昊美术馆的学术定位更偏向亚洲当代艺术,主要收藏89后艺术家作品,包括中国当代艺术、当代水墨、新媒体艺术等。所以我们与郑好先生商量,决定让这些作品还给市场,为它们寻找更适合的藏家。而对于昊美术馆来说,可以用一幅大油画换来十几幅年轻艺术家的作品,不仅丰富了昊美术馆的馆藏,同时也让昊美术馆馆藏更系统化、专业化,可谓双赢。

中低端拍品仍是交易主流

要抛货还是要置换

除板块结构调整外,今春最能让人体察到市场冷暖的莫过于是拍品均价的持续下降。根据AMMA统计,尽管今春拍品流通数量和总成交额一片走高,但拍品的均价却下降了4.19%,跌至22.61万元/件。此外,成交率也下滑了两个百分点至42%。

资深艺术品经纪人李苏桥认为这可能是接下来市场参与者调整的重要信号:近些年社会财富的再分配带给艺术市场的影响,在今年有了集中涌现的征兆,明显体现在几位推手级藏家,在今春纷纷释出部分作品。而常年关注艺术品市场的吕立新则认为,上一轮当代艺术市场大繁荣时期,很多藏家和机构都是高价买入,压了这么多年,对任何个人藏家来说资金的积压都很难消化,他们需要重新调整藏品结构,缓解资金压力。

实际上,自2011年春拍后,国内艺术品拍卖市场上的拍品均价已连续三年走低。据业内分析,成交率与拍品均价的走低,反映出市场中普品的占比过重,在买家愈发成熟和理性的背景下,知名度、档次、品相和艺术含金量一般的作品,无法引起市场兴奋度,市场更加关注有传承出处的精品佳作或者宫廷艺术精品。

艺术评论家岳路平就认为,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已经下挫,不少藏家都认为再不出手就来不及了。他说:此前我们看到几个重要西方藏家在清仓中国当代艺术的藏品,包括萨奇、尤伦斯等,而这次是中国藏家。可以看到中国包括东南亚收藏中国当代艺术的藏家都在跟进出货,这是源于他们看到中国当代艺术中一些艺术家的表现已经下挫,再不出手就来不及了。当年中国藏家买进时便是跟进者的角色,而现在也是在跟进出手。

最早进入市场的那一批藏家,经过这么多年的摸爬滚打,在知识储备、鉴赏能力和投资经验等方面已经越积越深。在行情不好的情况下,精品的稀缺性更加突出,很多藏家宁愿按兵不动,把资金积累下来等待更好的作品出现,也不会再在一些普通拍品身上去浪费时间了。胡锦雄坦承,虽然每年都会有一批新的藏家和艺术品爱好者进入市场,但人傻钱多又喜欢艺术品的人肯定不会像以前那么多了。

但也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这次三个重要藏家的释出并非抛售,只是一种藏品置换的形式。如中国嘉德油雕部负责人李艳锋就表示:对于藏家这样的一种市场行为,其实是非常个人的一种选择,就艺术品发展来讲,不断有新的艺术家涌现,并且在每个阶段有着不同的任务,比如89时期或者是2000年以来,是要解决现代主义的问题,到后面就涉及到了中国的当代主义。藏家自然就会调整自己的收藏体系,这个时候肯定是会有藏品释出。

本拍卖季虽然诞生了3件亿元作品,分别是香港苏富比推出的玫茵堂珍藏的明成化斗彩鸡缸杯、坂本五郎旧藏北宋定窑划花八棱大碗和保利香港崔如琢专场中的崔如琢2006年创作的《丹枫白雪手卷》。然而,业内人士并不认为零星几件拍品的天价成交就能够活跃整个艺术品市场。

对于藏家的这种释出现象,李苏桥同样认为要客观的看待,他分析说:建立新的收藏格局是规律性的,经过8年左右的时间,社会财富被重新分配,今天很多有购买能力的人,8年前或许根本没有购买意识,这些人获得了巨大的财富之后,需要购买艺术品,最重要的是,艺术品最终一定会流通到最有资本实力的人手中,这符合艺术市场的规律。国内为数不多的被称为藏家的人群,承担了早期的当代艺术的扶持和推动的角色,但在今天财富重新分配的过程中,他们的能力无力再持续性的购入重要作品,将收藏体系进一步完善,这种调整和释出会是必然。拥有作品的早期藏家看到了新买家的能力,拍卖行的挖掘也在其中也发挥了很大作用。

就整个市场的拍品结构来说,成交量占大头的实际是大量的中低端拍品。根据AMMA数据,今年上半年中端拍品成交量占整个市场的6%,低端拍品中,5万至50万的拍品成交量占30%,而5万以下的拍品成交量占63%。在所有拍品中,500万元以上的成交量仅占1%。

本文由js8金沙网站发布于收藏拍卖,转载请注明出处:研究报告显示,藏家应对艺术转向的策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