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真实公务员生活吐槽,被吐槽背后的制度意

  编者按:他们都生活在体制内,有着羡慕的公务员[微博]身份,然而他们是公务员中的“小人物”,本文为读者整理了不同公务员的生活吐槽。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公务员[微博]局党组书记兼副局长杨士秋接受采访时表示:基层公务员非常辛苦,收入也比较低。中央高度重视,责成有关部门进行调查研究。我国公务员职务工资从2006年以来一直没有上涨,解决工资上涨问题有着迫切需求,毫不含糊地讲,应该为公务员涨工资。对此,社会各界应该达成共识。(3月10日中国网)

  公务员[微博]“哭穷”为何同情少吐槽多:拿工资不作为。“中央八项规定的出台和反‘四风’的开展,让社会风气焕然一新。随之而来是部分公务员‘叫苦不迭’,认为自己工资太低,晒起了工资条。然而,同情声甚少,‘吐槽’颇多。这种现象也成为2014年全国两会代表委员热议的话题。”(3月8日《现代金报》)

  他们都生活在体制内,有着大多数人羡慕的公务员身份;他们是公务员中的“小人物”,过着自己的小日子,有着自己的小幸福与小烦恼;而他们却也是这个群体中的大多数。

  不久前,有媒体报道,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何香久将向大会递交提案:建议大幅提高公务员工资,随后,两万多人迅速跟帖,铺天盖地的骂声让人惊讶;现在,官方声音一出,貌似已经不能用“炸开了锅”来形容如此“盛况”了,甚至有评论调侃:公务员涨工资就是一出定好了结果的电视剧,早已经板上钉钉,只等民众“理解”,达成“共识”罢了。如此调侃着实啼笑皆非,试问,基层公务员加薪究竟动了谁的“奶酪”呢?

  3月9日,以“公务员工资”为关键词在百度进行搜索,竟有相关结果1900余万个,由此可见社会关注层面之广泛和关注度之高。对显示的网页稍加浏览,便可发现一方是支持公务员能涨工资,另一方则是反对,呼声此消彼长。而在笔者看来,公务员“哭穷”背后的制度意义更值得关注。因为,这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群众关注公权意识的增加,社会开放度、包容度的扩大,乃社会进步的明显标志。

  奋斗篇•奋斗的过程比怨天尤人更值得享受

  公务员常常被冠以“金饭碗”“金领”的称号,社会地位高,工作轻松,性价比一流成为了多数人眼中公务员行业的显著代名词,然而,公务员行业真的犹如众人所想象的那样吗?“一杯茶、一叠报就是一整天”真的就是公务员生活的如实写照吗?基层公务员有怎样的心酸和苦楚呢?

  作为社会一个特定群体的公务员,其定位为社会公仆,这不但与广大民众对政府角色期望——“服务型政府”相一致,也与公务员本身工作对象、范围相一致。在这一点上,应该说目前已形成了共识。依照自己为社会所作出的贡献,按劳获取相应报酬,本为市场经济的基本准则。但由于对公务员工作的评估与考核一直是由所在的组织内部消化,既是球员又当裁判,民众只能置身事外。长期积累,便让涉及公务员加薪之类的事情成为观众爆发不满情绪的宣泄通道。

  来自南方小城的林立目前在国家某部委工作,主要负责外事管理工作。今年是她来北京的第六年,也是她工作的第六年。

  2012年,绵阳一基层硕士公务员吐苦水,自曝收入低,压力大,政治学习几乎都是打麻将喝酒,2013年网上一则“公务员升迁之路”更是引发社会广泛讨论,中国公务员升迁之路共分8级,要想从普通科员爬到顶点的省部级,最快也要30多年,几率只有5万分之一,要是“无钱”“无背景”升迁之事可谓“难于上青天”;同年7月,四川一28岁副镇长主动辞职,甚至坦言道:“工作无非是谋生的手段,要么改善自己以及家人的生活水平,要么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或者更好的是两者皆有。而自己呢,两者都没有实现。”一个看似前途大好的副镇长,一封简简单单的辞职信,一个一个被爆出的基层“潜规则”,在让社会大众大跌眼镜的同时,更伤痛了基层公务员的心。

  因此,以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为重点,从制度上对公务员的工作能力、绩效、应获取报酬进行规范,加强与公众进行交流平台与通道的建设,其作用不言而喻。

  11月15日晚八时,是笔者约好林立采访的时间。林立也如约出现在网上。林立说她刚从外面开完会回到办公室,正在吃晚饭,所谓的晚饭不过一块面包。接下来还得将写了一半的报告写完,明早得交给处里领导。我们的采访也只好改期。

  基层公务员的辛苦也许是鲜有人知的,他们涉及的工作可谓是实实在在的“点宽面大”,夏天防汛,冬天防火,信访维稳、秸秆禁烧、经济发展、计划生育,一个个“一票否决”犹如悬在脑袋上的利剑,随时随地就能让他们“饭碗不保”,稍不留神,也许就“身陷囹圄”了。“5+2”、“白+黑”几乎是基层公务员的工作常态,也许一个短信、一个电话就能让基层公务员计划的假期全部泡汤,基层公务员也有家人,也需要享受天伦之乐,陪陪孩子、父母,如此都难以满足,这样的心酸谁能看到?

  公务员哭不哭穷,不能由其自身来进行判断,应该通过一系列的制度设计来加以确定。正如罗尔斯在《正义论》中所坦言,让最后一个分粥的人来给自己分粥,就基本能保证前面分配的公平性,因为他必须要保证自己的碗在最后分配中有粥。所以制度设计应该由多方参与,尤其是等待分粥的一方必须广泛参与才行。

  后采访得知,当天九点半之前,林立完成了手头的工作。九点半不算太晚,不用担心赶不上回家的末班车。地铁倒公交,路上要一个多小时,快到十一点才能回到五环外的小窝。

  公务员的薪水真的和传闻一致?2006年工资改革后,按国家公务员工资标准,以普通科员为例,职务工资380元,级别工资380元,加上补贴、所有福利不过2500元,试问,在现在物价普遍上涨的社会,这样的待遇算得上是高薪?基层公务员也是上有老、下有小,也需要正常的衣食住行,难道还没有加薪的必要?

  公务员加不加薪,不能由一时的社会舆论左右,应该客观审视近年来经济发展水平与公务员队伍收入水平是否相匹配。不可否认,现在的公务员队伍中的确存在一部分人拥有一定甚至相当的灰色收入,但事实上,更多基层公务员仅仅只是从事程序性的工作,而不掌握资源分配权力,其获取灰色收入的渠道有限甚至为零。所以,不能也没必要去一味指责公务员不作为,因为那毕竟是少数。从制度上去规范其工作要求,这才是最重要的。

  2008年,在父母的建议和经济支持下,林立买下了现在这个小一居,开始了房奴的生活。“为了省下装修钱和租房钱,买的二手房,当时真的觉得那就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每天上班要一个多小时,早上六点多就得起床,还不如当初住单位的集体宿舍方便。尤其经济压力非常大,虽然父母出了首付,但那会刚上班,根本就没有积蓄,每月还完房贷基本就没有什么钱了。”

  现在,社会上下大兴节俭之风,公务员过“紧日子”成了常态,可是“紧日子”不是“苦日子”,不是要求公务员们不食人间烟火,更不是要衣衫褴褛、朝不保夕,公务员也应该保障基本的福利待遇,也需要共享社会发展的成果,更需要理解和支持,公务员加薪不会动了谁的“奶酪”,反倒是公平性的一种体现,是社会进步、公众认识趋于理性的体现。若如此,何乐而不为呢?

  公务员到底应该取得何等层级的薪资收入,社会早有定位,这里无须累述。但公务员群体到底应该取得多少收入,其是否与其业绩相当、是否与公众接受度相适应、是否与其支出相一致,这些都是制度应该明确的地方。

  与大多数女孩一样,林立喜欢逛街、网购,但是买了房之后,所有的这一切都改变了,“简直过的就是节衣缩食的生活”。

  文/晟达者

  文/谢文鸿

  林立说,本以为在中央部委工作,房子问题会好解决一些,至少买房多少会有些优惠。但工作后没多久就发现这些都不过是幻想。到最后自己还是做了个“啃老族”,比起靠自己努力买上房的那些“高级白领”的同学,林立心有不甘。

  学法律出身的林立读的虽不是北大、清华[微博]这样的名校,出国留学[微博]在她就读的大学简直凤毛麟角,但毕业时她收到了3份国外大学的offer。

  一心想去北美法学院读书的她,没有因为因一分之差与燕园失之交臂而沉沦,在别人还迷惘抱怨的时候她在学习,她认为奋斗的过程比怨天尤人更值得享受。

  在大部分人准备考研[微博]的时候她在为出国准备,英语四级99.5分,六级89分,全国大学生英语竞赛特等奖,托福[微博]接近满分,更加坚定了她出国读书的信心。

  “当初我的设想是去美国留学[微博],考个bar,在美国找个律所执业几年再回国。不过家里觉得公务员比较稳定,女孩子出去父母也不太放心。”

本文由js8金沙网站发布于公务员,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真实公务员生活吐槽,被吐槽背后的制度意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